設為首頁   淮安網歡迎您~!
淮安網 > 汽車 > 正文

揭秘蘋果黑產:富士康內鬼盜賣零件涉3億,有人偷后蓋賺76萬

文| AI財經社 實習生 汪弘量

編| 鹿鳴

本文由AI財經社原創出品,未經許可,任何渠道、平臺請勿轉載。違者必究。


近日,蘋果再爆“黑產”大案。


據多家媒體報道,一名臺灣商人爆料稱,其團隊與富士康鄭州工廠多名管理人員合作,低價買進iPhone 零部件中的瑕疵品,重新組裝后再轉賣,3年時間涉案金額達到4200萬美元(人民幣3億元左右),堪稱迄今為止涉案金額最大的案件。目前,蘋果正在對這一案件進行調查。


蘋果產品在中國的熱銷,讓不少犯罪分子發現了“商機”。多年以來,“黑產”屢禁不止,花樣百出,給蘋果公司及其消費者帶來了極大的損失。

“內鬼”橫行

梳理近年來多起案件可以發現,蘋果“黑產”中常常出現“內鬼”的身影。


2017年5月25日,蘋果公司在市場上發現捷普科技(成都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捷普公司)生產的蘋果手機后蓋材料,通知捷普公司自行清查。捷普公司初查發現,大概有5000片蘋果7手機后蓋被盜,如果以售價每片200元計算,損失在100萬元左右。


事實上,丟失的零件遠遠不止這個數目。2018年年底公布的兩份文書顯示,2017年,吳某、劉某伙同捷普公司員工8人、派遣員工1人及該公司供應商員工1人,利用職務便利,共計截留捷普公司生產的iPhone 7 手機后蓋不良品6000片,iPhone 6S 報廢品手機后蓋6000片及 iPhone 6s 手機后蓋不良品1800片。


據文書細節,該團伙分工明確:倉庫管理人員負責截留、轉移零件并虛擬賬目,司機負責裝箱、運送,供應商員工負責變賣零部件。團伙變賣零件合計所得為76.8萬元。


代工廠“內鬼”盜賣蘋果產品零件的案件中,富士康屬于重災區。據裁判文書網信息,僅以“蘋果”“富士康”“職務侵占/工作便利”為關鍵詞,可以檢索得到15篇文書,作案時間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7月。


2019年11月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定書顯示,在2017-2018年間,就出現過11名富士康員工以不良品調換良品,甚至直接盜竊的方法多次盜取蘋果手機的零部件,盜竊總額超過800萬元人民幣。經該公司盤點發現,約丟失蘋果7PLUS手機攝像頭878個、蘋果X手機一部、測試線4條、蘋果7PLUS手機屏8個、后蓋1個。


揭秘蘋果黑產:富士康內鬼盜賣零件涉3億,有人偷后蓋賺76萬


另一種“內鬼”,則會盜賣蘋果用戶的信息。


據新華社2017年7月報道,蒼南警方在破獲一起蘋果公司“內鬼”售賣用戶信息案中,于2017年5月抓獲35名犯罪嫌疑人,其中有32人為蘋果公司國內分公司的在職員工或蘋果外包公司的前員工。據悉,該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是黑色產業鏈的“上家”,通過蘋果公司內部員工,非法獲取包含手機ID賬號、姓名、手機號碼、家庭住址等在內的用戶信息,再將信息以每條10-180元不等的價格販賣給“下家”。

“下家”詐騙

丟失的零部件、泄露的用戶信息都去了哪里?


將零部件組裝成iPhone 后,除了直接售賣給消費者外,還有更大膽的操作:用假手機騙一臺蘋果的真機。根據蘋果公司的售后政策,非人為造成的NPO設備(即No Power On,指無法開機狀態)售后維修可整機換新。


2017年10月公布的一份判決書顯示,李某等四人正是利用這一規定實施了詐騙。判決書中還提到,李某曾聲稱,這些不開機手機的顯示屏、主板等配件有些是富士康生產的。


2014年11月,上述四人在重慶三家蘋果直營店大量購買iPhone 6和iPhone 6 PLUS手機,用假主板掉包后,以不能開機為由要求辦理退貨退款。四人高價出售了騙取的真主板,獲利共計145.956萬元。


由于退貨過于頻繁,這一行為很快被蘋果公司的售后察覺。為了順利實施詐騙,李某用10萬好處費,從蘋果公司某分公司售后服務部代理主管羅某處,獲得了蘋果手機維修、退換貨的操作流程以及檢測手段等信息。一個新點子——“NPO手機換機”產生了。


從2015年3月底開始,四人低價購買假NPO手機,用他人身份證或偽造假身份證在蘋果官網上預約換機號,并以不能開機為由,要求直營店換取真機,最終將騙得的真機銷售出去。此后兩月內,該團伙共辦理iPhone 6和iPhone 6PLUS換機3732部,辦理完成并領取2864部(價值1684.4635萬元);辦理完成但未能領取627部,未能換取241部(前述未能領取及未能換取手機共計價值508.1297萬元)。


案發后,李某等四人因通過掉包iPhone 手機主板、以假NPO手機換取真機的方式實施詐騙,被判詐騙罪;其中,李某因向蘋果公司人員請托獲取內部信息并給予其財物10萬元,被判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。


揭秘蘋果黑產:富士康內鬼盜賣零件涉3億,有人偷后蓋賺76萬


至于怎么使用用戶信息,“下家”的花樣就更多了。


一方面,利用用戶的ID、密碼等信息將手機解鎖、刷機以后,不法分子就可通過翻新、換機的方式,使盜搶得來的手機合法流入市場。另一方面,對于蘋果用戶信息數據庫的非法銷售,也是產生iMessage 垃圾信息泛濫亂象的一大原因。


多年以來,iMessage 群發已經形成了產業鏈,甚至還在2019年實現了更新換代。據中新經緯2019年5月報道,有販賣群發軟件的商家稱,將軟件安裝在電腦上,導入蘋果ID庫和內容,就可以實現iMessage群發,“不需要那種很沉很重的設備了”。


最令蘋果用戶惱火的詐騙方式,恐怕是“鎖機勒索”。2015年8月,一名蘋果用戶新買的iPhone 6變成了“板磚”,屏幕上顯示“您的手機已經格式化并鎖定,如需要解鎖請聯系QQ……”。


勒索方稱,自己通過黑客手段竊取了該蘋果手機的iCloud賬戶和密碼,故意修改密碼和使用“丟失模式”鎖定,用戶想重新開機必須支付500元“解鎖費”作為贖金。用戶報案后,勒索方很快被抓獲。不過,這名所謂的“黑客”,實際只處于“黑產”鏈的最下游。


據媒體報道,“鎖機勒索”受害人的iCloud賬戶和密碼主要來自于一個釣魚網站——紫緣管理系統。騙子中的“二道販子”以每月800元至1000元的價格,租用該系統提供的釣魚網站服務器、服務空間,搭建屬于自己的釣魚平臺,向受害人發送虛假鏈接,非法竊取受害人蘋果ID及密碼,并將其銷售給準備實施敲詐勒索的不法分子。2016年,紫緣管理系統被警方搗毀。

盜刷薅羊毛

2016年興起的“蘋果36技術”薅掉了大把游戲運營商的羊毛。


“蘋果36技術”第一次被發現,是在2016年年中。蘋果公司給APPLE Store的商戶進行季度結算時,騰訊游戲的相關員工發現,蘋果給出的金額和己方記錄的銷售金額相差巨大。騰訊調查發現,這一問題與黑產盜刷薅羊毛有關。


揭秘蘋果黑產:富士康內鬼盜賣零件涉3億,有人偷后蓋賺76萬


刷單者利用了蘋果獨有的一個漏洞:蘋果對小于40元的小額支付不進行驗證,即使該賬戶里沒有足夠的金額,也會直接向游戲運營商發送“支付成功”憑證,但實際上沒有扣款。于是,刷單者在iOS平臺上大量購買6元和30元的游戲產品,再將游戲產品以優惠價轉賣給普通游戲用戶,即常見的“游戲代充”。


這一盜刷方式也有其限制,在不驗證的情況下,6元和30元的額度只能用一次。


據多家手游行業自媒體披露,刷單者通過購買蘋果過季設備,用軟件修改蘋果設備參數對同一終端重復利用,購買“黑卡”或辦理銀行卡,并通過此類銀行卡申請多張虛擬信用卡的方式,形成大量賬號,實現反復盜刷。


據21世紀經濟報道2017年2月報道,有游戲行業人士透露,小額刷單行為給其公司帶來的壞賬約為5%,估算2016年中國游戲公司iOS平臺總壞賬約10億美元。值得慶幸的是,進入2018年后,這一刷單行為已經逐漸銷聲匿跡。


推薦閱讀:葉紫網
快乐十分10码万能码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牌 海南飞鱼app 吉林科乐麻将官网下载新版本 河南快三预测一定牛 昨晚香港6合开什么码 微信股票开户安全吗 刮刮乐中奖 助赢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4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