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  淮安網歡迎您~!
淮安網 > 家居 > 正文

順風車加速回歸背后,滴滴真的變好了嗎?

順風車加速回歸背后,滴滴真的變好了嗎?

燃財經(ID:rancaijing)原創

作者 | 孔明明

編輯 | 阿倫

春運將至,滴滴順風車加快了自己的回歸速度。


根據滴滴出行App的消息,12月23日9:00,滴滴順風車將于北京、武漢、佛山、南昌、長沙5個城市上線試運營。這是繼11月6日,滴滴順風車公布了最新產品方案之后的進一步城市開放。此前在11月20日,滴滴順風車已在哈爾濱、太原、常州三地上線。

業內人士認為,春運對順風車行業十分重要,是歷年順風車企業必爭的時刻,這也是滴滴眼下急于擴大順風車開通城市的原因之一。不過在節奏上,先開3城、再開5城的滴滴顯得小心翼翼。一位出行行業的資深人士向燃財經表示,滴滴是在有意“試探”公眾和監管的反應。

這或許是明智之舉,因為在過去幾年,滴滴受到的質疑與追捧一樣多,它已經沒有多少力量去承擔更多的意外與事故。2019年,在順風車下線的漫長時間里,滴滴過得十分艱難,它嘗試著轉變自己的姿態,變得更加注重與公眾溝通。

作為一家在出行市場占有率高達90%、在國慶期間日均發單量超過3000萬單的公司,滴滴提供的是人與人面對面的服務。用戶需要滴滴,但用戶也在吐槽滴滴。因為需要,滴滴才能成為中國互聯網史上成長最快、融資額打破記錄的一家公司。但令人尷尬的是:這家公司似乎一直很難收到好的評價。

2018年,滴滴創始人程維在接受采訪時曾說,在企業發展上,滴滴無先例可循。在接近滴滴的人士林紅看來,滴滴在出行市場中既扮演了服務商的角色,又同時扮演了平臺的角色,“這種商業模式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”,而滴滴目前在司機和用戶層面碰到的困境,也正是由它的商業模式所帶來。

“滴滴的錯誤在于,抬高了所有人對它的預期,但實際上又做不到”,林紅說,“它是一家科技公司,但與此同時,它所從事的是服務業?!蹦:亩ㄎ灰欢壤_著滴滴,但在順風車接連出事后,滴滴終于意識到自己首先是一家服務公司,其次才是一家科技公司。

可以看到的是,自2018年順風車業務下線后,滴滴一直在努力改變自己。但問題是,它真的變得足夠好了嗎?

滴滴順風車回歸背后


今年11月6日,滴滴順風車在滴滴出行App公布了最新產品方案,同時宣布將于11月20日起,陸續在哈爾濱、太原、石家莊、常州、沈陽、北京、南通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。11月20日,滴滴順風車如約在哈爾濱、太原、常州上線。

方案中提到,試運營期間,將在這7個城市首先提供5:00-23:00(女性5:00-20:00)、市內中短途(50公里以內)的順風車平臺服務。試運營期間,不收取信息服務費。消息公布后,女性用戶用車時間受限受到了廣泛的關注和吐槽。隨后滴滴迅速對尚未上線的順風車產品規則做出了調整并道歉:在試運營期間,對所有順風車用戶提供服務的時間均調整為5:00-20:00。

滴滴出行總裁柳青也在微博表示,“大家的批評都悉數收到……我們內部的產品同學曾無奈自嘲自己在做‘一款最難用的順風車產品’,給朋友們心里添堵,心里也是覺得挺凹糟的。但是在安全的問題上,還真是有點兒如履薄冰地在試運行?!?/p>

11月20日,滴滴出行App內同步上線了“用戶共建計劃”,并在12月15日公布了針對如何撤回邀請、順路程度問題、誤點到達目的地、行前溝通不暢這幾個關注度較高的問題的解決方案。


順風車加速回歸背后,滴滴真的變好了嗎?

順風車加速回歸背后,滴滴真的變好了嗎?

滴滴順風車回歸后的變化 根據滴滴出行App整理


在滴滴順風車小心翼翼的試探回歸背后,是滴滴繼2018年順風車事件后的反復溝通和整改。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里,滴滴針對順風車業務進行了多次調整,艱難周旋在政府的監管和公眾的質疑中。

此外,滴滴同時面對的還有來自司機和乘客沒有停止過的抱怨和吐槽。

之前是出租車司機、剛進入滴滴平臺不到一年的唐師傅向燃財經表示,作為一名專職的滴滴司機,雖然工作時間不長,但他已經感覺到,在滴滴上越來越難掙到錢,甚至萌生退意。

他的抱怨似乎是每個滴滴司機都會有的抱怨:比如滴滴規定在一定時間內、完成一定單量后會有補貼,但往往就差最后一單時,司機會遲遲接不到訂單,最后拿不到補貼;比如他自己感覺,剛來滴滴時,補貼一般比較多,但隨著工作時間變長,補貼開始明顯變少,“先是獎勵你好好干、使勁干,等一段時間之后,所有獎勵都沒了,都給新司機了?!?/p>

而來自用戶的吐槽則集中在打不到車、定位不準確找不到司機上,有乘客向燃財經表示:“經常在滴滴App中看到自己周圍顯示有很多輛車,但依然需要等單等很久?!?/p>

“從來沒有一家公司會像滴滴這樣:社會不喜歡、用戶不喜歡、資本方有意見、員工也有意見?!绷旨t表示。

胡潤最近發布的“中國市值最大的公司”榜單顯示,滴滴以3600億人民幣的市值位列第8位。

自2012年成立以來,滴滴就是中國互聯網史上成長最快、融資額打破記錄的一家公司,但外界對它的評價并不像其發展速度那么耀眼。

無奈的滴滴


滴滴當然不會不知道自己面臨的這些議論和吐槽。

作為一家發展迅速又體量巨大的公司,滴滴一直以一個科技創新者的角色出現,很少面對公眾做出解釋。但自2018年5月份的順風車事件以來,滴滴的態度已經在逐漸發生改變。

滴滴總裁柳青在微博上開通了個人賬號,并被塑造為一個對外發聲交流的形象,甚至被人調侃為“活在微博”上;2018年11月,滴滴首次推出公眾評議會,到目前為止,共推出了11期。話題包括 “司機能否拒載獨自乘車的醉酒乘客”、“司機空駛送回遺失物品,乘客付多少錢合適”、“坐網約車是否實名認證”等。

2019年9月4日,針對來自司機和用戶議論比較多的關注點,滴滴邀請綜藝節目《吐槽大會》的脫口秀演員龐博、王建國、思文等人,和滴滴一起聯合舉辦了“七嘴八舌吐滴滴”活動,官方稱,節目自上線后,收到了一萬多條吐槽和建議,均已記錄,并將陸續分發給相關團隊。


順風車加速回歸背后,滴滴真的變好了嗎?

滴滴在“七嘴八舌吐滴滴”播出后的回復 來源 / 滴滴官方微博


在這次節目中,滴滴回應的問題包括:為什么打車的實際價格和預估價格有區別?兩個人同時叫車,為什么預估價不一樣?定位為什么總是不準、找不到司機?面前全是空車,為什么會派單到3公里以外?

產品經理欣欣在吐槽大會上稱,在她看來司乘關系就像婆媳關系。作為平臺,與司機、乘客關系不好把握,最后變得“里外不是人”;另外,定位不準與通信信號有關;司機派單是由系統派單,不能人工干預。產品經理璐璐的解釋是,快車的需求大于供給,而專車或拼車還有運力,系統就會推薦乘客選擇這些服務,叫車成功率遵循了“全局最優”的原則,盡可能讓用戶每次成功叫車,所以有時候等待時間比較長。

而在此之前的6月份,滴滴就曾舉辦了一場“內部吐槽會”,數位員工上臺對公司和管理層進行公開吐槽。

對于滴滴組織的這兩次吐槽大會,滴滴創始人程維公開表達的態度是:吐槽會就像照鏡子,可以讓滴滴形成有更多開放反省思維的團隊管理基因,也可以通過這種形式,聽到市場更多的真實聲音。

而針對滴滴的順風車業務,自2018年9月份以來,滴滴持續面向社會各界雙向溝通、廣泛征集意見建議,陸續開展線上意見征求、線下意見調研、建設安全監督顧問委員會、上線“公眾評議會”和“有問必答”等多項行動。

2019年7月2日,滴滴舉辦了首次安全主題媒體開放日。在開放日上,柳青率安全管理團隊詳細披露近期安全工作進展,并溝通目前安全工作中存在的難點和痛點。

一位業內人士曾表示,滴滴開放吐槽,與此前的開放議題討論都表達了明確的態度:在公眾和媒體的監督下,一個工具軟件正在試圖真誠、努力地與公眾進行溝通,試圖解答自己正在做的事情,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,用公開的方式觸達更多人。

滴滴的難題


2018年,程維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,在企業發展上,滴滴無先例可循。

作為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,滴滴先是進入了城市的基礎設施領域——出行交通行業,又在發展過程中,需要不斷去平衡傳統車廠、央企、地方政府、新舊能源、內外資本等多方力量。而作為企業自身,滴滴還需要面對的是,目前它和國外的同類型公司Uber、Lyft一樣,依然賺不到錢。

在林紅看來,滴滴今天所面臨的種種難題,本質上是由滴滴的商業模式決定的。

滴滴和Uber、Lyft的商業模式都一樣:通過移動應用程序將乘客和司機連接起來,每完成一次出行之后,乘客將車費付給司機,然后企業從每次交易中收取一定費用。這種商業模式被稱為“平臺模式”。

但是,在林紅看來,滴滴在這個市場中既扮演了服務商的角色,又同時扮演了平臺的角色,“這種商業模式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?!?/p>

滴滴擁有定價權,掌控司機的派單,同時又為用戶提供服務。在用戶心中,滴滴是出行市場的服務商;而對于司機來說,滴滴是個平臺,他們不受雇于這家公司,但司機的接單權、定價權都由滴滴掌控,再加之派單完全由技術進行,“像流水線工人,完全任人擺布”。

對于滴滴來說,提供服務的司機和車輛都不屬于滴滴,且雙方沒有雇傭關系,僅僅依靠分配收入來管理司機。既需要用各種手段管理、控制好司機,又需要服務好用戶,再加上出行行業是非常典型的供給稀缺市場,因此困難重重。

“對供需兩側來說,滴滴所能實際承擔的角色和承擔的責任,與他們給出的預期投射是完全不對等的”,林紅解釋道,“滴滴為用戶提供服務,但實際上供給完全不受控制,滴滴有定價權,但實際上又只是個平臺?!?/p>

而對于滴滴對外解釋的不能人工干預的系統派單,林紅告訴燃財經,這不是因為技術還不足夠發達,而是因為“技術太好了,所有AI算法的核心問題是不可解釋性,是反人類直覺的。在這個過程中,精確的算法為了實現平臺的最大利益,會犧牲一部分個人利益,個人利益和平臺利益肯定有沖突”。

換句話說,與傳統的出租車公司相比,滴滴和Uber、Lyft的優勢在于效率與輕資產,而現在滴滴所面臨的種種吐槽也正是由于它的效率和輕資產,并且和出租車公司一樣,對于司機的維系是他們必須要面對的問題。

The Information的報道顯示,只有20%的司機在一年之后仍然留在Uber的平臺,這相當于每個月要流失12.5%的司機,一個季度失去三分之一的司機。網約車平臺不當司機是“員工”,省了不少支出;但另一方面,司機對平臺沒有忠誠度可言 ,平臺須花費更多的錢來獲取流失的司機。這也是滴滴、Uber、Lyft至今無法實現盈利的原因之一。


順風車加速回歸背后,滴滴真的變好了嗎?

過去三年,Uber、Lyft、滴滴嘗試各種措施縮小虧損 來源 / 貝恩咨詢


當然,對滴滴的吐槽仍將繼續、用戶依然離不開滴滴,而作為一個新模式下的企業,滴滴會在這些問題下持續的進行迭代和更新。

“滴滴的商業模式決定,他們的運營工作需要更仔細和謙卑,在公眾面前放下原來的姿態”,林紅說。


推薦閱讀:葉紫網
快乐十分10码万能码 哪里可以买贵州十一选五 好彩一肖两码默认论坛 中信股票推荐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 河北快三图示表 四ill金7乐开奖走势图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福彩走势图带连线图 河北福彩排列七开奖 公告